详细内容

成功是最甜美的吗_试析艾米丽_迪金森的_成功_.

成功是最甜美的吗? ——试析艾米丽迪金森的《成功》

程婷立 (江西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330046)

摘要:《成功》是艾米莉狄金森众多佳作中的一篇,本文主要 运用新批评的文学批评方法对原诗进行分析,撇开与作者经历和风格 有关的因素,单纯从诗歌语言角度出发,探讨成功真如作者所说是 “最甜美的”吗?同时在结尾跳出新批评的圈子,结合诗人自身经 历,同样对这一主题进行讨论。

关键词:《成功》;新批评;最甜美的;悖论

一、诗歌遇到新批评

新批评是西方现代的一个重要文学批评流派,兴起于本世纪 初叶的英国,并在美国和欧洲的文坛上长期占有一席之地,进入 六十年代才逐渐沉寂下来,但其理论和方法在西方仍有一定影响 力。新批评派反对当时盛行的根据作家、社会背景和读者反应等 方面对文艺作品进行研究和批评的理论和方法,要求彻底走向反 面,提出浪漫主义时代已经结束,文学的新时代已经到来。新批 评认为文艺作品是“独立于外界的有机体”,它本身是自主的, 为了自身的目的而存在的。在研究、评论一部作品时,只注目于 这部作品的本文,一般不考虑作者的意图和读者的反应,不研究 作品在文学史上的联系、作品产生的社会背景;正因为新批评有 专注于文本本身的特点,所以更能将诗歌这种字数不多但字字结 晶的文本分析透彻,也更能关注到诗歌语言和用词方面的特点, 从字里行间寻找其深刻含义。在分析语言的过程中,有凭有据, 说服力强,避免了随意猜测揣摩诗人的意图带来的错误理解。

  二、充斥着悖论的《成功》

《成功》是美国诗人艾米丽•迪金森的一首诗歌。第一节开 门见山将全诗的一个主要悖论呈现出来,即第一节的第一行和第 四行中“最甜美的”和“最疼痛的”两个反义词所构成的悖论。 给读者留下悬念,到底成功是“最甜美的”还是“最疼痛的” 呢?带着这个问题阅读下去。

第一节主要说明只有极度渴望但从未成功的人才将成功视为 是最甜美的事。不管是有形能见的成功还是无形意念上的成功, 对那些从未成功或是很久没有体会过成功滋味的人才有最高的价 值。一个人只有经过极度痛苦的渴望,才能真正理解成功的内 涵。已经成功的人往往不会珍惜他们取得的成就,不能正确看待 他们成功的能力,因而不会真心感恩。“nectar”本意是神话中 众神饮的胜利之酒,在这里指代成功,为读者展现了一个胜利者 畅快淋漓的饮胜利之酒的意象。“need”一词是本节中的另一个 指代,它使得全诗不仅是关于“成功”,而且讨论“欲望”。在 品味美酒时只有感到满足,才能真正体会它的甜美,就像只有被 饥饿折磨的人才会真心渴望食物。体现了作者对复杂的人类欲望 的强烈感知能力。这一节中的“最甜美的”和“最疼痛的”两个 词构成了全诗的第一个悖论。

第二、三节的描述转移到了战场上,胜利者们即使受伤牺 牲了,也会为他们取得的胜利而骄傲。此时的胜利与第一节中的 “最甜美的”不同,它也是甜美,但却是痛苦着的甜美,就像我 们常说的----痛并快乐着。最后一节作者换了描述视角,以战死 沙场但仍然听到远处胜利号角的士兵的角度。全诗引发了我们对 成功和失败是关于什么的问题的思考与探讨。对于战死沙场的士 兵们来说,能活着本身就是一种超出所有财富的成功,为胜利欢 呼的人就是能在世界上取得一席之地的人。第三节的最后一行体 现了做人的遗憾和悲哀。因为做人非常讽刺的是,成功并不能衡 量他们成就的价值。这样转换角度的描述更能突出对成功价值的 不同理解。简单的说,在世界上赢得一席之地取得应有的地位是 关乎是否能够不受伤而取得胜利生存下来的,与是否被击败是没 有关联的,因为他们为此献出了生命。战士们有着“失聪的耳 朵”是因为当他们听到从远方传来的胜利号角时,自己是否被击 败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取而代之的是远方胜利的喜悦。相反的, 尽管那些执掌今日胜利大旗的显贵们取得了胜利,但是他们却不

能讲成功的定义清楚的诠释,因为他们已经将其视为了一种习 惯。只有为此努力奋斗付出一切的人才能将成功的内涵理解透 彻。第三节中“被打败的”,“死去的”,“失聪的”,“痛苦 的”和“胜利”一词构成了全诗的第二个悖论。

全诗通过三个比喻表达思想。第一个是“nectar”比作“成 功”。一直成功的人永远不会真正感激它。只有在某件事上失败 的人,或是缺少某种成功潜质的人成功了才能真正理解成功到底 有多么的美妙。诗中呈现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那就是并不 是在成功之前努力够久的人就能更多的理解和感谢它的到来,而 是只有那些从未成功过的人一旦成功了才会用“最甜美的”一词 来修饰成功。也就是说,从来没有人能非常渴望的真正意义上的 对成功心怀感激与理解,因为那些能够理解的人一旦被赋予了机 会,便丧失了理解的能力;第二个比喻轻松的改变了诗的主题的 范围,上一个比喻将美酒比作成功,品尝美酒就是全方位的了解 成功,此时“need”关乎欲望。这个转变使此诗不仅仅是讨论成 功,也是关于欲望和想法。于是我们又面临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处 境,那就是饥饿的人一旦咬了第一口面包,那么很快他就丧失了 理解和感激的能力。这两个比喻都集中在第一节,奠定了全诗的 主要基调。最后一个比喻在第二和第三节中得到了更加深入描述 和讨论。本节中“purple host”象征胜利的军队。作者将成功 具体化到战场上,比较了胜负两方的立场。常胜将军已经对成功 麻木,不能体会其真正含义,相反,战死沙场的战士们却能够听 到远方胜利的号角。

综观全诗,开篇“最甜美的”和最后一行“痛苦的”同样也 构成了一个整体化的悖论,前后呼应,深刻体现了充斥着悖论的 诗歌。诗歌取名为“成功”,某种程度上却是赞美“失败”,这 就是本诗中最大的悖论。

三、作者经历与诗中悖论

艾米莉•狄金森在有生之年作品未能获得当时的青睐,然而 她的诗让我们得以分享她深刻的思维:那关于死亡、永恒、自 然、爱与诗的哲学。她一生发表的诗作并不多,有人评价她是花 园中的孤独诗人,因为她一生都与花卉和自然为伴,她热爱大自 然,利用自己独到的眼光去欣赏一草一木。艾米莉的生活环境是 远离社会的,在宗教问题上,她很早就做出了自己独特的选择。 1847年,她抵制了学校里强迫性的传教活动,从此也不再参与社 区教会的活动。脱离社会生活,使艾米丽•狄金森实现了形式上 的孤独,而脱离宗教,又使她实现了精神上的孤独。深知自己的 孤独,对于她的诗歌是好事,因为写诗成了她表达自己的最佳方 式。

荣誉,成功,和失败的主题常出现在迪金森的创作中。讽刺 的是,这首《成功》是她发表为数不多的作品之一,却是在赞美 “失败”。尽管她的诗歌中大多是使用第三人称叙述或平淡语调 来表现这种“失败”,我们仍能将这首名为“成功”的诗看成她 对生平其余大部分未发表诗作的辩护。她一生总是很小心的避免 直接谈论诗作发表上的成功与失败,因为她将自己看做是与这些 无关的第三者角度,是一个脱离诗歌内容的隐形叙述者。诗中作 者花了大量笔墨在叙述战场上的成败上,也是为了强调一次成功 是需要另一次的失败换来的。

四、结语

运用新批评的方法,对《成功》这首诗歌进行分析后可以看 出,诗歌中有很多悖论。尽管首句就用“最甜美的”来形容“成 功”,但是通过全诗的阅读,下文中有很多词都说明了成功是不 那么甜美的,只有经历了失败的痛苦的人才能享受到成功的喜 悦。诗歌以“成功”为题,之后的篇幅中出现的多的是关于痛苦 和死亡的词汇,通过这一结构也可说明高调歌颂的是“失败”。

跳出新批评的圈子,结合迪金森的经历,同样发现这是作 者为自己一生作品发表失败的辩护。她在此诗中的探索和想要表

52

文艺评论

浅论都市民间文学的特征

王会培 (广西大学 文学院 534000)

摘要:现在一般都认为“民间文学主要是劳动人民的口头集体 创作”或“民间文学是以劳动人民为主体的人民群众的口头集体创 作”。从 “民间文学”一词的定义看,它的立足点主要着眼于农村 的村落和城镇,都市则成为了被忽略的一方。但谁也不能否认都市中 也有民间文学和民间文学传统。鉴于此,对于都市民间文学,笔者想 提出自己一些浅薄的看法。

关键词:都市;都市民间文学;特征

都市是随着社会现代化进程而出现的产物。其实都市就是城 市。第一次工业革命以后,都市才开始慢慢出现。而随着三次工 业革命的巨大影响,都市发展的脚步也越来越快。都市的出现成 了人类社会走向进步和成熟的一个标志。在都市中生活的主要群 体是非农业产业户口的居民,这些人也是民间普通民众。加利福 尼亚大学的阿兰•邓迪斯在中译本《世界民俗学》一书中,对于 民间文学的“民”界定为:“‘民众’这个词,可以指‘任何民 众中的某一个集团’,这个集团中的人,至少都有某种共同的因 素。无论它是什么样的连结因素,或许是一种共同的职务、语言 或宗教,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这个不管因何种原因组成的集 团,都有一些它们自己的传统。在理论上,一个集团必须至少由 两个人以上组成,但一般来说,大多数集团是由许多人组成的。 集团中的某一个成员,不一定认识所有其他成员,但是他会懂得 属于这个集团的共同核心传统,这些传统使该集团有一种集体 一致的感觉。”[1]从这个定义我们可以说,在都市中生活的民 众,也是民间大众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民间文学属于民众, 是民众自己叙述的知识,是民众对于自己的思想、观念和情感的 展演。网络时代的来临,让民间文学有了新的发展。“民间文学 面对网络时代与新的文学生产时代,民间文学需有新的定义,它 必须能够在文学史与民间史(文化史)的意义上得以延续与演 化,得以不断建构而体系自明。”[2]而在都市的民间,同样会有 民间文学产生和流传的肥沃土壤,而且都市民间文学也有其独立 的特征。

可以说都市民间文学是民间文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 国内学者们对都市民间文学的研究成果却很零散且没有系统性, 而且其学科建设也极不成熟,因此有很大的空间等待去发现和挖 掘。这正如万建忠在《民间文学引论》一书中所说:

现在的中国民间文学学科体系,是由村落民间文学建构起 来的,基本没有都市民间文学的内容,这是严重的不足。现有的 民间文学理论不足以支撑和指导都市民间文学研究。谁都承认, 都市有民间文学,也有民间文学传统,而都市空间里的民间文学 与我们习惯考察的村落民间文学显然不同。一般而言,村落空间 是均质的,都市空间的差异性则十分明显。都市民间文学如何界 定,从什么角度进入审视视域,可以运用哪些方法进行调查和研 究等等问题,都是中国民间文学学科必须面对和解决的。[3]

都市民间文学是一个新生事物,鉴于笔者的学术水平有限, 所以本文也只能对都市民间文学做一个肤浅的论述,希望能起到 抛砖引玉的作用。

首次提出都市民间文学这一概念的是美国的民俗学家J•H•

达的正是她的这种“失败”中的可取之处,强调“失败”的重要 性。这也可以看成是她人生的一种悖论。并不是发表了一首诗歌 就能体会到成功的真正喜悦,就像胜利的士兵不能体会成功的重 要性一样,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失败。这种情况下,同样也不能 体会成功过程中的美。那些发表了的诗歌不一定是让她引以为豪 的。这可能也是迪金森没有努力想要发表诗歌的原因。也许时常 保持生活中的一种挫败感才能体会到成功的真谛吧。所以,经过 一系列的分析后我们也许可以大胆的推测,作者真正想说的并不 是“成功是最甜美的”,而是“失败才是最甜美的。”

参考书目:
1.艾米莉
狄金森. 《狄金森诗选》. 江枫译.中央编译出版社, 2004年

布鲁范德(Jan Harold Brunvand),当时他是以“都市传说” (urban legend)这一个词代替都市民间文学提出来的。他说: “都市传说是一种现代民俗形式。生活在大中城市和小城镇的中 产阶级人士尤其耳熟能详,这是因为他们对新闻和流行事件比较 熟悉,相关的信息总在耳边传来传去。”[4]从J•H•布鲁范德的 描述我们可以看出,都市民间文学是植根于都市的,是都市大众 的文学,它是在城市中广泛流传的、城市大众集体创作的关于城 市生活的文学成果,是城市大众集体智慧的结晶。

首先,从背景看,都市民间文学产生的土壤是现代化的大中 城市,与传统的民间文学相比,城市这个空间显然有着明显的独 特性。与守望相助的传统农村不同,城市大众都生活于城市社区 之中,而城市社区是一个让人与人有距离和疏远感的空间,它不 是一个“熟人社会”,它有着极大的差异性特征。现代人大都戴 着一个自我防御、自我保护的面具,极少显露真实情感或直接表 达思想,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充满理性与表面,关系淡漠而疏远。 这样,都市民间文学(或如布鲁范德所提的“都市传说”)就成 为了城市大众抒发内心压抑的情感的宣泄口,是自我慰藉的一种 排解形式和市民沟通交流的一种方式。

其次,从都市民间文学的内容看,它主要讲述的是关于现代 城市社区居民生活。新近发生的新闻事件、流行文化现象、荒诞 的奇闻轶事以至鬼怪传说、各类网民创造的网络文学作品(如网 络趣语、笑话、随感、故事等)等都具有民间审美意识的品格以 及非功利性,是都市民间文学的可用题材。

再次,从前面介绍的都市民间文学的底蕴以及内容看,它的 创造和传承主体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村氓”(即从事简单体力 劳动的人)。谭达先先生认为:“民间文学的范围,就是:它与 书面的专业作家文学并行,指的是下层社会的口头文学创作...... 这种文学,直接而鲜明地表现了广大下层民众的思想情感、要求 愿望、艺术情趣和美学理想。”[5]徐蔚南也说:“民间文学是民 族全体合作的,属于农工大众的,从民间来的,口述的,经万人 的修正而为最大多数人民所传诵爱护的文学。”[6]“民间文学, 主要是劳动人民创作的口头文学。劳动人民,就是工人和农民。 过去的工人,主要是手工艺人;到了近代也有产业工人。”[7]用 这些学者们的观点看,植根于传统农业社会生产的民间文学是底 层劳动人民口头传说的集体文学,这些劳动人民并没有受过教 育,被称为“氓”,即没有知识的人。但是都市民间文学的创作 和传承主体却明显地比传统民间文学主体更富有文化。都市中的 普通民众一般都受一定程度的教育,具备了一定层次的知识水 平,他们可以运用自身的文学知识对都市传说、城市传奇以及网 络上流行的文学作品进行一定的加工和改造。

第四,都市民间文学的传播方式显然比传统民间文学的传播 方式要丰富。传统的民间文学主要靠的是人们的口耳相传,具有 很强的人民口头性特征。即使后来有了纸质媒介,但这都是经过 了知识分子的加工,难免会加入他们的主观意识,具有了一定的 “文化性”,原生的民间文学只存在于生活在小农经济社会中的 民间大众的口头上。科技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使生产、生活方式 急剧变迁,新鲜的娱乐形式不断翻新,因此社会的信息传播媒介

版.
2.艾米莉
狄金森. 《孤独是迷人的》,吴玲译 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4年版.
3.姜涛. 《美国诗歌赏析》, 新华出版社, 2006年版.
4.刘守兰. 《狄金森研究》,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6年版. 5.宋柯. 《艾米莉
狄金森诗歌中的矛盾性》, 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 2003.12.
6.赵英俊. 《矛盾性在艾米莉
狄金森诗中的反映》. 河北师范大学学 报,2002.4.
7.Martin.W, The Cambidge Introduction to Emily Dickinson, 上海外语 教育出版社, 2008年版.
8.Bressler.C.E, Literary Criticism,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4年版.

53